曹文炼:建议民营企业在西部设立区域性银行

来源:国际合作中心发布时间:2017-07-14

由中青年改革与创新论坛、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国合现代资本研究院、民生银行研究院、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新莫干山会议·2016)”闭幕式于9月26日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举行。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主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曹文炼出席并发言。

他指出金融需要进入扶贫领域,“我们可以发挥金融的作用,金融在脱贫方面或许可以做得更好。”

曹文炼指出,和中东部的发展不同,西部领导最大的压力就是扶贫。

“这些年我在西部地区县乡的比较多,我问他们最大的压力是什么?他们说现在最大压力就是扶贫,怎么脱贫,怎么消灭贫困人口。诸如此类,我们的金融关注没有?我们的金融家研究没有?我们在座的金融学者有多少人研究过这个问题。”

他表示金融要深入到贫困落后地区,具体来做可以考虑横向转移支付,既同级地方政府间发生的资金平行转移,由富裕地区向贫困地区提供资金援助。

在政策方面,相对对东部中部的从严管理,西部地区应该鼓励民间机构和外资设立区域性银行,他表示,“在东部可能还有集资风险,但是西部因为经济欠发达,这个问题很少。”所以这些方面政策应该放开,扶助脱贫。

另外,曹文炼还指出,金融应该支持实体经济,不应该单纯停留在理念层面,而要制定确实的产业政策和金融政策。对于人民币问题,他认为只要中国经济长稳发展,人民币必须是升值的。

以下为发言实录:

亲爱的各位代表,各位朋友,经过两天热烈、紧张、温馨和富有智慧的讨论,第五届新莫干山会议就要顺利闭幕了。

昨天晚上有人问我说:你第六次上莫干山了,会不会有审美疲劳?莫干山的山水再好,但是我和很多到会代表一样,可能有七次八次,像贾康院长比我到的还多,每次莫干山会议他都来。我想莫干山是一座丰碑,是我们中青年改革开放史上的一座丰碑,就像我们对心爱的人一样百看不厌,浓妆淡抹总相宜。莫干山上,今年的莫山会议有一个特点,不仅具有干将莫邪,还有西施和徐生充满着温馨,我想也标志着中国已经进入了中等收入的世界经济总量第二的国家。

我们的讨论除了需要剑拔弩张,需要辩论当年莫干山精神,也需要有新时代的特色,充满智慧、和谐和包容的精神,这是我参加这次莫干山会议的一点感受。我跟大家一样,跟大家刚才发言的代表一样,两天的会议就要结束了,仍然怀有不舍之情,前面总结我觉得都挺好,所以我就不再做什么总结了,我就想借此机会,因为头一天开幕大发言的代表很踊跃,时间不够,所以我也主动让出了我的发言时间,还有几位代表发言时间后来也移到小组会上讨论了。

所以我想借此机会也想讲讲我对这个会议主题的观点和看法,同时结合这两天讨论,我所参加的分论坛以及在会外受到的一些启发,讲讲观点。不对之处请大家指正。

由于工作的关系有幸参加了三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而且都是作为所在单位的代表,比较深度的参与了会议的筹备工作和有关的政府研究工作。最后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我也参加了前期的研究和筹备,后来由于工作调动的关系,那是2012年初召开的,没有参加,但是也是比较了解和关注这个主题。

我的职业生涯可能大部分时间,有20多年是在国家计委和发展改革委财政金融司岗位上度过的,所以对我们中国的金融改革事业,财税改革事业充满了参与者的成功、自豪和奉献的荣誉感,当然也跟大家一样,对于它的不足和一些经验教训也有不同程度的体会。我想我们本次会议之所以选金融改革与金融创新作为主题,也是为了呼应或者配合我们即将召开的第五次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的主题和精神,凝聚广大中青年代表的智慧,为国家献计献策,为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也为全球金融和经济的健康发展献计献策。

我想这次会议比往届会议还有一点很大的不同,国际的话题,你看我们六个分论坛,我看有三个与国际金融改革,金融创新,金融形势有密切的关系或者以这为主题,其他三个分论坛也充满了对国际经验的介绍和借鉴,以及批判和审视的研讨。

回顾前四次金融工作会议也都是从问题出发,头一天大会上郑新立主任讲了莫干山精神从理论出发,昨天下午我接受媒体网络直播采访,他问我莫干山会议有什么特点?我想它首先不是一个单纯的学术会议,虽然是以中青年知识分子为主体的,以在智库、科研机构、院校、知识分子为主体参与,当然也包括在政府部门,企业界的中青年知识分子,但是它不是一个纯粹的学术会议,更重要是理论怎么结合,对政策进行批判、审视、研究、创新,这是当年莫干山会议精神,也是我们五届新莫干山会议程序的主要特点。

我想这次会议也一样,咱们分析当前所面临的问题,对下一步金融改革,乃至中国怎么参与全球金融改革,货币体系的改革,见仁见智,提出各种观点。

在会前我准备了一个发言提纲,我也在想,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问题,与前四次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所面临的问题有什么特点?有什么不足?这次会议的主题应该是什么?我们应该作为金融的研究人员,金融政策的参与研究人员应该关注什么?当然现在市场上的热点很多,关于人民币的汇率稳定问题,关于金融监管体系的完善,还是再构造问题。关于银行不良资产贷款的比例如何控制或者不良资产如何化解的问题,关于普惠金融的问题等等,但是我想归结起来,我们的主题应该讲下一步金融发展的重点还是应该关注第四次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那也是第一次提出来的,金融要回到支持实体经济这个本质要求,实体经济是金融发展的基础,金融改革和金融创新要为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服务。

我们知道第四次金融工作会议,就是2012年初召开的,当时大的背景是国际金融危机已经爆发了,为了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而这次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深层次的原因也是因为金融脱实,金融的监管体系,包括全球金融治理体系,不适应经济全球化,金融全球化,国际资本市场流动,金融市场深化的要求。

我想这次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是不是还应该聚焦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在这个基础之上研究怎么完善金融监管体系,怎么深化金融创新,怎么支持经济发展。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八年多时间,国际金融危机阴影并没有散去,甚至国际经济发展还有可能爆发黑天鹅事件。

我们说要再加一个主题或者再深化一个题目,除了金融要支持实体经济以外,十三五时期或者本次金融工作会议我们建议关注的焦点应该是要研究怎么深入参与和推动全球金融体系的改革和全球金融治理的改革完善。我想围绕这两个主题,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中国金融更好的参与全球治理的改革,我想讲几个观点或者下一步改革的重点,或者深化金融改革和金融创新我个人的看法。

第一,在十三五时期或者今后相当长的时期,金融要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重点。昨天我在小组讨论上也跟一些青年学者有些互动。从当前来讲,咱们的货币政策,金融监管,如何支持、配合中央国务院提出的“三去一降一补”,在这些方面我们要出实招,另外也可以在理论上,实践上可以探讨创新的研究课题。比如说我跟浙商银行的行长也讨论了一个问题,金融监管是不是可以逆周期化?我本人是比较早呼吁货币周期应该有逆周期的概念,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的时候,有一个研讨会,当时我的发言主题就是这个国际货币政策逆周期的指导思想。金融监管应该是中性的,可能是由于我长期在发改委工作的背景,我始终认为,特别在转轨国家发展阶段,我们的政策都在不同程度上应该有它的积极作用。

昨天我接受采访,他问我对当前学界对产业政策的争议,你有什么看法?我觉得他们都有一定的道理,在学派上都有渊源,在理论上都有依据,但是在实践上来讲,我更主张应该是富有责任的政府,政府和企业都是市场的参与者,我想哪个国家的政府都一样,该出手的时候就要出手,不该出手的时候不要乱出手,应该强调责任的政府。所以在金融监管上,比如说在当前全球和国内经济都有大量结构调整任务,战略重组任务等等,在这种前提下,我们应该提高金融监管的一些指标的容忍度,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在经济比较繁荣的时期,金融应该提高拨备率等等,这是可以探讨的问题。另外财政政策,金融政策也有这个问题,昨天小组上也有讨论,我也讲了一个观点,在“三去一降一补”这个任务前提下,短期内我们是不是要通过宏观上的加杠杆才能够有助于微观上的去杠杆去库存去产能。像财政政策没问题了,已经明确要适当的提高赤字率,在金融监管政策上还是应该有很多研究的课题,这是第一方面。

第二方面,要发挥或者创新金融调节分配根源,我们都知道,几次国际经济危机,它的深刻根源还是在收入分配的失衡,这一点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间深刻阐述了。我是学资本论背景出身的,我读过中国三个解读资本论最好的经济系,厦门经济系,人大经济系和北大经济系,所以我对马克思这些分析方法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包括去年热门的21世纪资本论等等

但是国际危机八九年以来,在收入分配上没有大的改变,富者越富,穷者越穷,改革开放最大的经验教训是什么?当然没有完善的方案,也没有完善的政策了,政策都是次优的选择,我想最大问题对我们的挑战就是各种不均衡的发生,特别是收入分配阶层之间的不均衡,区域发展不均衡,十三五精准扶贫,要消灭大片扶贫的攻坚主要任务,这些年我在西部地区县乡的比较多,我问他们最大的压力是什么?他们说现在最大压力就是扶贫,怎么脱贫,怎么消灭贫困人口。

前不久我们到南疆地区,对这一点深有感触,南疆地区为什么社会政治在某些方面是我们中国目前相对最不稳定的地区,根源还是在收入分配上。首先那个地方是维吾尔族占95%以上的人口比例,但是我们当地的维吾尔族兄弟,还有1/3无法就业。在南疆地区由于语言问题,文化宗教问题,无法到中东部去打工。诸如此类,我们的金融关注没有?我们的金融家研究没有?我们在座的金融学者有多少人研究过这个问题。

当年的莫干山精神,莫干山骨干是一批研究中国农村问题,肩负报国责任的青年学者为主体,我们要学习他们的精神,要深入到中国那些贫困地区,落后地区,不管是从事研究,还是从事具体工作。横向转移支付东部地区的城市向深圳拿出几十个亿每年砸在南疆,但是资金效用使用的如何,怎么跟金融杠杆结合起来,等等有很多问题需要研究。包括这次会议上提出了普惠金融等等,刚才总结的都很好。

在2008年四川地震灾后重建的时候,当时我们有一条政策,就是允许四川地震灾区的企业绿色通道,优先上市。中国现在还需要这样,我还想提出更多的建议,比如对西部地区,能不能在金融开放上迈出更大的步伐,民营企业到那边设银行,都是区域性银行,有什么风险嘛,放开额度限制,允许他们在那边设立,对东部和中部可以从严管理,在西部地区可以鼓励民间去那边设立金融机构。另外对外资也是一样,国家有关部门正在修订利用外资的产业政策,我想这些政策也应该放开,给西部和支持脱贫等等。

中国在为联合国制定的21世纪可持续发展首位就是脱贫,消灭贫困人口,中国是创造了很多自己的经验,贡献了很多自己的智慧和力量,而且对于全球也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我想我们可以发挥金融的作用,创新金融的工具,在国内做得更好。

第三方面,研究如何发挥金融支持产业结构升级和企业创新,支持实体经济。这一点会上讨论的很多,我也是回应一下关于产业政策的争论。不同时期的产业政策应该有不同时期的内涵和特点。我本人在国家计委财政司工作的时候,和银监会,人民银行也制定了很多产业信贷政策等等,在新的是企业仍然需要,作为负责任的政府,当然我也很尊敬这些争论的理论家。但是我们对产业政策的争论更多应该关注在总结过去哪些产业政策是失败的,它的教训是什么,有哪些是成功的,意义在哪里,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弄,改革完善支持产业结构的升级。关于支持企业创新,最近国务院制定发布了一个很好的文件,我也是长期组织和参与国家关于支持股权基金和创业投资发展政策的主要官员,我们当时经过了多年的努力,只出台了一个十部委的文件在2005年。但是当前要注意另外一种倾向及过多的资金涌入到风险投资、创业投资领域,造成一些可能的高科技泡沫。

昨天我看微信上有两篇文章引发我深思,一个是风险投资家阎焱写的,当然他是从很极端的方面批评现在支持创业投资,风险投资一些地方政府的做法,也反对全民创业创新,现在他的主要观点,他现在找项目越来越难了,过多的资金追逐创业投资项目和所谓的高科技项目。还有一篇文章也引起了我的关注,就是深圳市说现在有4.6万亿支持搞股权基金和创业投资基金,刚刚深圳市政府又成立了最大规模的全国的政府性的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规模是1000亿,我记得当时我们领导产业基金试点和创业投资,搞了十年,在我离开财经司的时候也才几百亿,现在一个基金就一千亿。去年成立了一个长江产业基金在武汉,号称需要搞几千亿。

中心意义,怎么支持实体经济,怎么防范风险,怎么支持产业结构的升级和企业的创新,我们最好还是要有案例来研究,要在调查研究基础上对这些现象进行深入分析,才能提高我们莫干山会议讨论的含金量,才能使我们莫干山会议更有成效。

第四个方面,金融应该在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业合作方面有更大的作为,当然我们也做了很多事情,成立丝路基金,亚投行、金砖国家银行等等。我这几年都在从事国际合作工作,我们也深深体会到我们的企业走出去缺乏金融的支持,我们的金融在海外的布点布局和在海外的市场开拓,跟我们现在成为世界第二大国,对外投资第二大还是第三大国家,进出口贸易第一大国家的地位不相称。

今年上半年我们民间投资增长迅速,到去年底,从海外投资的存量来看,民间资本已经接近半壁河山了,我印象是46%。而且我们的海外投资也从过去走出去拿资源、能源为主,现在转向并购,以信息产业,制造业为主。所以我觉得我们得研究金融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在中华民族最近两三百年从来没有这么好时机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在国际上更有作为,而不是满足于我们已经在前十大世界金融机构中间排名,中国占了五六个吧,前几位都是我们中国的银行,利润也是我们中国的银行,实体经济的从业者看了更有反差,要研究我们的利润从哪里来,真正国际性跨国公司实际上利润主要来自于海外,包括一些成功的实体企业。前不久我参观了华为公司北京的高端展厅,也问他,他的利润一半也是来自海外,但是我们金融有多少利润来自海外,我们的金融大而不强。

最后一个方面,中国应该深度参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和金融监管体系的完善等等创造中国的经验,并且推动国际的货币改革和金融监管的完善,包括我刚才讲到的巴塞尔协议2,巴塞尔协议3,金融家跟我说,也没有关于金融与实体经济怎么支持的内容,因为那个主要是发达国家制定的,发达国家代表制定的,中国在中间的参与和话语权还是有限的,而且我们坦率说,这些参与的很多金融代表也认识,他们是我们社会的精英,在我们金融机构里面更多是考虑发达国家的经验,受到的是发达国家的影响,跟我们现在的发展阶段,我们所处的中国的国情,我个人觉得还是很不够。

所以在这些方面希望我们中青年学者,金融专家深度讨论,出深度的研究成果。这次我们会议的论文集,应该说有很多很好的研究,下一步怎么转化为可运用的政策建议,这是我们需要下工夫的,也是我跟大家一起共勉。金融监管世界上并没有统一模式,适应国情,经济发展。

综合上面讲的五点,最后归结到我们的金融改革是否成功,我们金融的创新是否有效,我想在十三五时期,在今后一个时期,我建议还是以两个指标来衡量,我们不是就金融谈金融,一个是不是能够保持中国经济6.5%左右的持续增长,至少在十三五期间是这样,最主要是经济增长指标。当然现在的增长不是当年的牺牲环境,粗放式,不讲效率的增长,而是按照我们提出的新的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协调、包容、开放、共享”。是跟这五大发展理念相适应的增长速度。

还有一个衡量指标也很重要,也是标志着中国对世界增长的贡献,能不能保持人民币在均衡汇率基础上的稳定,甚至我想提出在未来五年使人民币至少成为世界次强的货币,第一强可能是美元嘛,我想这跟中国发展和稳定有一个至关重要关系。短期内可以容忍,我们大家讨论都有这个共识,人民币可以有适当的逐步的扩大浮动的幅度,但是从中期和长期来看,我坚信只要中国能够按照新的发展理念,持续健康的发展,有实体经济这个坚实的基础,人民币必然是升值的,今后中长期。

最后我也想借这个机会,刚才徐博士没有读,我把他昨天在群里的一首诗,实际上我本人也是爱好诗的,实在是考虑这些太多,没有写出自己的新诗来,人家都写的比我好,所以我就把这位年轻朋友,徐博士诗的最后一段跟大家朗诵一下作为结尾。

有两千多年历史的莫干山,是沧桑年老的。

有平静流淌的泉溪的莫干山,沉稳有如中年。

有清脆茂密的竹海的莫干山,是朝气年轻的。

在这座思想激荡的山上,处处都是清凉世界。

老年人,中年人和青年人可以一起创造历史。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