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莫干山会议简报(四)

来源:国际合作中心发布时间:2017-07-14

推进金融创新 深化金融合作

——建立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金融保障体系

【编者按】“一带一路”建设作为我国对外开放和经济外交的顶层设计及管总规划、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改革的积极探索和重要抓手,在第五届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新莫干山会议·2016年)上,成为与会专家学者们热烈讨论的议题。2016年9月25日上午,参加分论坛三的代表们围绕“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金融发展议题,从国开行、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等金融机构的发展协调、金融改革促进“一带一路”建设、“一带一路”与伊斯兰金融、人民币国际化与“一带一路”建设、国际援助改革等五个方面各抒己见。现将主要观点综述如下。

一、国开行、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等金融机构要合理分工、协调发展

“一带一路”框架下,国开行、亚投行、丝路基金等金融机构如何分工定位、协同发展,更好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是与会代表们首先讨论的问题。专家们认为,以上三个金融机构要避免同业竞争,资金的吸储和投放要分类,不能通过竞相压低贷款利率来吸引项目。对于分工定位,国开行是政策性银行,不应以利润回报为最大目的;亚投行是开发性银行,应该做一些弥补市场有效性不足的工作,进行金融手段上的扶贫,担当起投资和金融稳定的使命;丝路基金是投资基金,要进行商业性经营,实现资本扩张。三者要协调发展,并形成相对稳定的金融制度和有所回报的金融环境。同时,在这样的金融服务框架下,要明确实体企业如何引入。相关部门宜采取招标投标竞标等方式来决定哪些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鼓励民营企业积极参与。民营企业不仅具有较强的预算约束,能够主动防范风险,而且灵活性强,易于外商合作。如果能够引导各类主体都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才是我们政策制定和金融体制引导的成功。

二、以积极的金融改革促进“一带一路”建设

当前,面对世界性金融动荡和危机,国际和国内两个金融市场都面临亟须改革的状况。对此,专家们提出了一些具体建议。一是建立离岸人民币债券市场。国内债券市场有60万亿左右的规模,但还是相对封闭的市场。债券市场应该在助推“一带一路”建设中有所作为,建议通过建设离岸人民币债券市场来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二是发行“一带一路”债券。让广大民众享受“一带一路”建设促进共同发展的好处,并解决部分“一带一路”建设融资问题。三是不断完善我国的金融制度。要深化金融改革,使之尽早与国际接轨,更好促进“一带一路”建设。四是改善金融市场微结构。保证交易的顺利和市场的稳定,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促进金融市场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五是通过金融手段防范风险。加强与沿线国家的金融合作,支持企业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走出去”。同时,专家也提出冷思考,在目前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的情况下,对于我国而言“进攻”并不是最佳选择,采取“防御”态度保持稳定更为重要。

三、打造多层次融资平台,深化与伊斯兰国家金融合作

“一带一路”沿线有众多伊斯兰国家。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中国未来会在更多领域与伊斯兰国家开展合作。伊斯兰金融不同于现代金融体系,本身存在交易公平、共担风险、不以对赌做交易、不赚取高额利息、回馈社会等特点,这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构想有相通之处。专家们认为,伊斯兰金融制度已有超过五百年的历史,花旗、汇丰等世界一流银行也都设立了伊斯兰金融窗口。“一带一路”建设涉及诸多在伊斯兰国家的投融资事务,一些国家也表示了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良好愿望并付诸积极行动。与伊斯兰国家开展金融合作助力“一带一路”建设,会带来积极的政治效应和明显的经济效应。未来可以考虑在我国设立伊斯兰金融交易系统,并积极探讨利用伊斯兰金融推动新增工业发展,“走出去”企业也可以发行伊斯兰债券募集资金。

四、人民币国际化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双向促进

自人民银行2009年下半年积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以来,人民币国际化取得快速发展。但从2015年下半年起至今,速度明显放缓,部分指标甚至出现逆转。专家们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放缓的原因,一是人民币兑美元升值预期转变为贬值预期;二是内外利差缩小与人民币兑美元贬值降低了跨境套利的吸引力;三是随着中国经济潜在增速下滑以及金融风险显性化,持有人民币资产的收益率显著下降,潜在风险显著上升,境外投资者持有人民币资产的意愿降低。在此情况下,如果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同时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也会助推“一带一路”建设,不失为一项双赢的举措。专家们提出,人民币国际化首先需要币值稳定,这也是解决“一带一路”建设融资问题的重要环节。人民币计价大宗商品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比较直接可行的一种方式,但也要充分考虑到人民币贬值预期。

五、不断完善国际援助工作

专家们谈到,民间有声音认为我国的国际援助工作需要进一步改革,未来花出去的每一分钱都要对得起国内的纳税人,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专家们建议,设计国际援助方案要引入问责机制,从提议阶段起就要慎重,审批阶段更要规范,要把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艰苦积累起来的资金用到实处,用到该用的地方,为世界、为中国带来实实在在的益处。有专家提出,我国目前扶贫工作中的一个做法值得推广,即银行先行发放贷款,政府再用财政资金向银行存入贷款金额的几分之一作为保证金,优点是在通过杠杆比调节银行放贷数量的同时也有利于存款的保障,这种方法可以推广到国际援助改革。

(国际合作中心 王立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