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莫干山会议简报(八)

来源:国际合作中心发布时间:2017-07-14

参与全球金融治理,服务经济转型升级

——第五届“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分论坛总结、闭幕式简报

【编者按】2016年9月26日上午,第五届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新莫干山会议·2016)进行分论坛总结和闭幕式。各分论坛代表分别从普惠金融与创新、新供给新金融新经济、“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金融发展、全球化背景下的治理与改革创新、金融市场与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全球货币体系改革创新等六个方面总结观点、凝聚共识,为金融改革创新建言献策。

为呼应和配合即将召开的第五次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凝聚广大中青年代表的智慧,为中国改革开放事业和全球金融经济健康发展建言献策,六个分论坛分别关注人民币汇率稳定、金融监管改革、银行不良资产的化解、普惠金融、“一带一路”建设的金融支持等热点问题,推动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研讨我国推动和参与全球金融改革的策略。

一、发展普惠金融,促进包容和可持续发展

清华大学欧阳敏副教授代表普惠金融与创新分论坛首先发言。普惠金融于2005年由联合国提出,旨在全方位为社会全体人员服务,特别是贫困群众和小微企业。普惠金融的动机虽好,但长远来看并未得到好的结果。以我国小微企业为例,作为社会创新的重要载体,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小微企业理应得到普惠金融的更多支持。但是小微企业贷款难仍然是一个普遍问题。目前政府采用“三个不低于”政策,原则上是反市场的,而且效果并不明显。该分论坛最终达成共识,普惠金融的原则应该是普及金融机会,而不是普及贷款,并且,重要的是贷款的控制和贷款的门槛绝对不能降低。推进普惠金融的方法是数字化金融。通过数字化技术和大数据平台把金融机会普及到各个地区,严格分析贷款用户和存款用户的背景和信贷历史,把普惠金融的机会均等和贷款原则的严格审查较好结合起来。其必要条件有二,一是建立广泛可靠的征信体系,成立一批评级公司为企业和群众信用评级,二是打造合理的监管机制。在推动普惠金融发展的过程中,政府不应以行政手段干预,而应做到两个方面:第一,拓展数字金融的基础设施,打通最后一公里;第二,把握鼓励创新和严格监管的平衡,完善立法,建立和实施监管机制,保护消费者。

二、新金融助力经济转型升级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黄剑辉院长代表新供给新金融新经济分论坛发言。论坛嘉宾预测2018年美国可能发生经济危机,衰退将持续到2025年;明年欧洲可能发生危机,并可能导致欧盟解体;我国房地产去库存还需要2-3年时间,人民币在未来若干年有贬值6%的可能。对此,论坛嘉宾提出四点建议:一是国内政府部门要进一步改革机构、职能,合并发改委和财政部职能。二是对“一行三会”进行改革,加强金融监管和价格变革。三是积极化解过剩产能,将污染和气候变化成本内化到企业成本中,通过市场解决产能过剩。四是解决产业金融短板。我国产业存在诸多短板,需要金融和产业,以及PE、实业创新、研究机构的人员共同通过机制和方法解决这些短板。最后,为推动产业升级,需要宏观治理、地方层面、微观主体三方面进行改革,制定局部化的解决方案,形成协调方式,推动改革创新。

三、金融支持为“一带一路”建设保驾护航

“一带一路”是我国和发展中国家共同的重大机遇,为我国逐步开启国际经济新秩序埋下了伏笔,勾勒了宏伟蓝图,需要各方进一步凝聚共识。为此,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田利辉教授代表“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金融发展分论坛总结指出:第一,我国需要形成主动担当国际责任的意识。“一带一路”是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我国国力日益强大,理应为世界,特别是认同“一带一路”理念的国家做出更大贡献。第二,我国需要形成自己的贸易伙伴圈。由于“一带一路”是我国利益之所在,为避免被TTP、TTIP孤立,我国需要团结认同“一带一路”理念的国家。第三,我国需要进行国际合作,输出富余产能。当前我国面临着去产能调结构的沉重任务,需要将优势富余产能转移至发展中国家,这是双赢举措。建设“一带一路”需要明确框架、明确措施,相关部门宜采取招投标方式,鼓励并引导中国民营企业积极参与,并通过金融等手段予以保驾护航,让企业通过市场化行为,主动在域外“开疆辟土”,促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宏图伟业逐步落实。对“一带一路”建设的金融支持是“三驾马车”,国家开发银行进行政策性服务,亚投行进行开发性投资服务,丝路基金提供商业性金融服务,三个机构定位清晰、分工明确。同时,“一带一路”建设务必要防范金融风险、加强金融创新、保持金融稳定。可以考虑与伊斯兰金融加强合作,在互惠共赢的理念下,实现优势互补,推动共同发展。

四、创新融资模式,防范金融风险,建立监管体系,构建全球金融治理新秩序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秘书长苗绿全球化背景下的治理与改革创新分论坛做总结发言。提出应构建“5+1”(美国、欧元区、中国、日本、英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宏观经济建设机制,推动201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和治理改革的落实,扩大特别提款权(SDR)使用,扩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影响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完善全球金融安全网和全球金融监管体系。同时,继续支持和推动全球化和多边贸易体系建设,支持正在形成的新增长极,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安排。就防范金融风险而言,应充分重视结构性债务问题,打破刚性兑付,建立破产清算制度,逐步解决僵尸企业问题,实行逆周期监管措施,减轻企业税费负担,并且开放市场准入,鼓励公平竞争,减少行政干预。此外,未来应当以结构性改革突破经济失衡,推进全球金融经济治理秩序的重构,从全球、国家、省级、地方和微观主体四个方面实施金融治理和改革创新。

五、促进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改革

国合现代资本研究院执行院长傅继军代表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分论坛做了总结发言。第一,资本项目管制下人民币国际化具有可行性。对比分析了美元国际化和欧洲美元市场的发展,目前所实施的依托离岸市场提高了境外人民币市场的流动性、安全性、收益性,有利于推进人民币稳妥的国际化。建议继续增强离岸市场人民币积极支持,积极推进大宗商品交易以人民币计价结算,有条件的开放内地的资本市场。第二,创业创新与金融创新和监管。作为创业创新活动,创业投资应当紧跟实体经济步伐。今后需要补上金融服务的短板,如股权性融资、风险与收益对称的小微金融、普惠金融、消费金融等。同时,完善社会信用体系,以此来降低社会交易成本,提高社会金融活动的效率。第三,以科技金融助力新经济发展。在科技金融方面存在着三个方面的错配。一是科技企业融资需求与供给错配;二是科技企业与金融机构的信息错配;三是科技金融政策导向与执行错配。针这三种错配,一是要大力发展新型金融机构,支持投贷联动模式的创新;二是引导发展债券市场,继续实施有效的贴息政策,三是建设科技金融平台,通过金融机构实施科技金融政策;四是发展知识产权交易市场;五是完善全社会公共信用平台;六是向全生命周期前端聚焦产业政策。

六、全球货币体系改革步履维艰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国际金融系主任林曙代表全球货币体系改革创新分论坛总结提出“三大共识、一个争议、一个难点”。第一,当前国际货币体系在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已经处于重塑阶段。2008年金融危机后,所谓布雷顿森林体系2.0版本已不复存在,新的国际货币体系正在重塑当中,而当下则属于相对比较混乱的期间。第二,当前各国货币政策已经用尽“洪荒之力”,但效果非常有限。欧日的负利率效果非常差,美联储QE效果也比较负面。第三,在未来国际货币体系中,人民币一定要有一席之地。该分论坛在人民币汇率方面存在较大争议,即人民币贬值应该采取一步到位的方式,还是渐进贬值方式。最后,该分论坛提出全球货币改革的难点,即各国都有自己的利益,如何在实践当中找到一个所谓的激励相融的改革方案,以避免以邻为壑的政策,是各国都要思考的问题。

曹文炼主任在闭幕式总结中提出,要从五个方面推进金融改革和金融创新。一是要把金融支持供给侧改革作为重点。在“十三五”时期乃至今后相当长的时期,货币政策、金融监管等工作要在支持、配合中央提出的“三去一降一补”方面出实招、用实劲、见实效。二是要充分发挥并创新金融调节收入分配的功能。几次国际经济危机,其深刻根源都在于收入分配失衡,各种收入不均衡的发生也是当前我国面临的巨大问题和挑战。在这方面,可以充分发挥金融的作用,创新金融工具,不断调节收入分配。三是要研究如何更好发挥金融支持产业结构升级和企业创新,支持实体经济。不同时期的产业政策有不同的特点,要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进行深入分析。四是金融应该在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方面有更大的作为。真正成功的国际性大型企业的利润主要来自海外,国内企业应积极走出去,主动参与到国际产业合作当中。五是中国要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和金融监管体系改革中发挥积极作用。曹文炼主任提出,衡量我们的金融改革是否成功、金融创新是否有效,主要看两个指标:一是中国是否能够保持6.5%左右的GDP增速;二是能不能保持人民币在均衡汇率基础上的稳定,在未来五年至少成为世界次强币种。

(国际合作中心 方正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