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森:当前的改革遇到很多挑战

来源:国际合作中心发布时间:2017-07-14

 尊敬的高会长,各位专家,各位老朋友,老战友,以及中青年学者,大家晚上好。我是非常高兴接受邀请来参加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莫干山会议)。

我是昨天晚上到的,昨天晚上到的时候,山上静悄悄,今天我下山了一趟,回来以后我看到山上是阳光明媚,充满了朝气和活力,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来了很多年轻人,而且都是搞改革的同志,思想开放,解放的同志,我想给莫干山也带来了活力,所以衷心的祝贺这次会议能够圆满的成功。

这次会议选了一个很好的题目“"创造公平、开放与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也选了一个很好的地点,又选了一个很好的时间。这个时间就是刚才高主任讲到的,在十八大之前大家到这里来学习、交流、探索,共享、分享研究成果。

莫干山我觉得是一个有灵气的地方,是能够产生灵感的地方,是能够产生思路的地方。28年前第一次莫干山中青年会,我觉得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历史上是留下了浓抹重彩的一笔,当时提出来的不论是价格的双轨制改革,以及其他的一些改革思路,都是对改革的发力阶段、突破阶段、探索阶段都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所以也寄希望于这次会议能够继承很好的传统,取得很好的成绩。怎么样取得一些成果?我也看到这次会议有小组讨论,集中大家的智慧,会议重要的我觉得就是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是完全一致的,是我们党的一个思想路线,只有真正解放思想了,才能实事求是。现在束缚思想的东西还是很多的,反过来讲如果真正的实事求是,那思想也会真正的解放,所以希望会上这些年轻人,有很好的思路,一定能够在这方面取得新的成果。

最后还要讲一下当前的改革遇到了很多挑战,遇到了很多问题,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改革的动力仍然不足,虽然我们讲改革是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但是改革本身的动力这几年存在一定的缺陷。

关键是什么呢?就是改革之初,大家回想一下三十多年前小平提出来不改革死路一条,那个时候我们是面临什么样的局面?只有改革,中国才有可能实现民族复兴,当前吃不饱饭、企业面临破产才能解决,所以当时的改革动力非常强。但是经过三十几年的改革,我们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在改革过程中,大家一看我们财政收入一年又十几万亿,我记得2000年的时候,留种林…当时当财政部长的时候,全国财政突破了万亿,但十年之后,到了十万亿。

 中国过去长期以来依赖外国投资,现在每年对外投资也有五六百亿美元,我们的国有企业长期以来亏损出现很多问题,最近这两年,每年也有上万亿的利润,但是今年的情况特殊一点。在这样的情况下,靠什么样的动力支撑改革的理念,凝聚大家的勇气和决心,我觉得可能有几条。

 第一,我们改革的动力来自于国际竞争的压力和动力。虽然中国强大了,但是从体制上、机制上还遇到很多的问题,而国际之间的竞争最根本是制度的竞争、体制的竞争、机制的竞争。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出现以后,我们又看到许多发达国家也在总结他们遇到的一些问题,资源方面的争夺,各种科学技术方面的发明创造都进入了新的时期。

 去年年底当时在北京组织中美经济改革和发展对话,美国的总代表是他们的副国务卿(人名),最后谈来谈去,他也承认,美国长期以来所依赖的高消费、高福利、低储蓄、低增长,这样的模式是难以为继的。

 今年年初在北京接待了古巴的政治局委员,也是他们的部长会议的常务副主席(人名),他说我到中国来,最重要一条就是要研究改革开放。当然他们研究改革开放还是局限于我们改革开放三十年前,农村改革怎么改、价格改革怎么改,包括商业银行怎么建等问题。所以我想在这种情况下,在国际上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不改革很难跨越新世纪的门槛,这是很重要的动力。

 第二,来自于国内目前社会稳定、和谐、发展的压力。因为经过三十年的改革,我们取得了很大成绩,也积累了很多问题,过去长期以来所依赖的人口红利、改革的政策红利、WTO红利,现在逐渐在消退。国内的一些矛盾,包括城乡二元化的问题,政府和市场等方面的问题,不通过改革解决,我们可能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从这样的角度来看,进一步凝聚改革的力量,提高改革的信心。

  第三,来自于坚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同时也解决目前经济中的一些困难,加快结构调整的发展方式转变,这方面我想压力也很大,动力也很大。因为我们讲到经济增长方式,讲了十几年,没有转过来。十七大党的文件里明确提出来,要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坚持科学发展,但现在的进展还是不如人意,我觉得根本一条还是从体制上入手。从改革作为发展方式转变的根本动力,来解决这样一些问题。

  今年2月份国务院常务会汇报改革工作要点的时候,谈了我们的想法,总理也很肯定,今后的改革还要解决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城市和农村的发展问题,以及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关系问题,还有中央和地方的关系问题,这后面一系列的改革重大原因。我想可能进一步通过研讨、凝聚共识,特别是中青年同志在这方面要发挥你们的作用。

 改革搞了三十几年,也是轮了一代人了。第一次搞改革的时候,我也是三十岁,前前后后搞了三十年,我想现在需要把担子交给年轻同志的时候了,寄希望于青年一代了。再次预祝会议取得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国际合作中心 方正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