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新立:运用政策性金融扩大PPP项目投资规模

来源:国际合作中心发布时间:2017-07-14

由中青年改革与创新论坛、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国合现代资本研究院、民生银行研究院、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共同主办,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作为支持和指导单位的第五届“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新莫干山会议•2016)”将于2016年9月24日-26日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举行。

以下是文字实录:

郑新立:看到这么多年轻的面孔,在这儿认真的讨论宏观经济领域的重大问题,我看到了自己三十多年以前的影子,感到非常高兴,非常欣慰。今天我作为70岁以上的老人,可能是参加会议最老的人了,唯一一个70岁以上的。

先讲一下我自己关于对金融改革的看法,我讲的题目就叫《金融改革要精准对接发展所需》。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在中央改革领导会议上讲了三个“精准对接”:改革要精准对接发展所需;精准对接基层所盼;精准对接群众所想。

当前经济发展有哪些问题需要改革来推动呢?我认为最突出的是四个问题。第一,六月份,七月份民间投资负增长,这意味着民间投资的积极性下降。第二,制造业投资六月份、七月份负增长,这意味着实体经济发展缺乏后劲。与此相反,有两个方面很热,一个是上半年海外投资爆增67%,跟国内投资形成了冰火两重天的局面,这里面肯定有不正常的因素,肯定有潜在的风险,因为不可能一下子爆增这么多。第四,七月份银行新增贷款4900多亿,98.7%流向了房地产,贷给了个人的按揭贷款。

这些问题应当成为我们金融体制改革精准对接的问题,怎么办?我开的药方有四味药。第一味药,就是要打破城乡资本市场之间的堰塞湖,支持城乡一体化发展。城乡一体化是当前最大的新动能,因为农村还有六亿多人口,城里面两亿多农民工户籍上还是农村,如果通过发展农业现代化,新农村建设和农民工市民化,支持城乡一体化发展,将会释放出巨大的新动能,到2020年我们可以实现小康。

如果这个动能要启动的话,我看到2030年以前我们保持7%-8%的速度没问题。那么现在在城市和农村之间资本市场有一个堰塞湖,城市资本严重的过剩,农村的资本严重短缺。原因就是城市的要素全部市场化了,农村的要素还没有完全市场化,所以要素是潮哪个地方价格高往哪个地方流动,所以农村的要素可以源源不断地流入城市,而城市的要素流不进农村,城乡之间有一个巨大的堰塞湖,如果我们通过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以农村三块地为质押,撬动银行贷款和社会资本,包括承包地的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和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经营权作为抵押,撬动银行在十三五期间能够撬动20万亿银行贷款和社会投资,投入到现代化、新农村建设和农民市民化,那我们就不用担心经济下降,需求都有了,所以怎么打破堰塞湖是解决的首要问题,也是金融改革对接发展所需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第二味药方,实施资产证券化,降低企业债务率。现在老讲杠杆高,要做分析,那么政府的债务接近警戒线,居民个人债务远远低于风险的警戒线。现在债务率比较高的是企业,企业债务率高是因为我们实体经济不发达,特别是上个世纪90年代我们搞国企改革,当时我们企业债务率平均都是70%左右,比较合理的,现在过了一二十年,国有企业,所有的企业都有了很大的发展,债务基本上是靠银行借贷发展起来的。资本金的注入基本上没有,所以现在平均起来企业债务率已经上升到80%以上,所以当前降低企业债务率,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成为当前金融改革面临的第二位任务。

怎么降低债务率,现在股市低迷,指望不上。我觉得资产证券化是降低企业债务率一个非常现实的,可以利用的一个选择。国有企业都有很多好的资产,比如说债务率最高的是高铁,但是铁路有很多优良资产,京沪高铁一年就盈利几十亿,京广高铁很快就会盈利,如果把这些优良资产拿出来资产证券化,一下子可以筹集几千亿作为资本金注入,可以偿还贷款,就解套了,我们所有国有企业都有很多不良资产,所以我们要在资产证券化上来想想办法。

第三味药方,运用政策性金融扩大PPP项目投资规模。现在这个规模还是太小,推不开,这也有待于我们财政投融资手段,政策性金融作为一个引导性的工作,然后能够吸引社会投资和商业银行的贷款,各级政府要敢于担当。所以要把财政性金融手段和政策性金融手段与商业手段结合起来,扩大PPP项目投资规模。现在个人消费品过剩了,但是公共产品严重的短缺,包括环境、交通、停车场、养老院、幼儿园、教育、医疗、信息、文化严重的短缺,需要通过财政的政策设计,使这些项目投进去有合理的回报,既不让它产生暴利,也不让它亏损,获得合理的回报,我看超过5%,6%的年回报率就有人给投,那如果是8%稳定回报率可能有好多人愿意投,所以关键是一种项目本身的政策性设计。

第四味药方,要发展风险投资,培育创新性企业。通过发展种子基金,天使基金,VC、PE、创业板市场等等,把一些科研成果工程化、产业化,把幼小的企业培育成像华为这样的创新性企业,华为不得了,去年华为一个公司研发投入596亿,那么它形成这样一个创新投入的机制,成为世界有名的创新性企业。我们要培养出十个,二十个,一百个,像华为这样的创新性企业,要通过风险投资来培育,培育出中国的微软、谷歌、苹果,培养出大批的华为这样的公司出来。

现在金融体制改革需要做得事情很多,就当前发展所需来看,这四个重点应该成为金融改革的重点。

刚才文炼让我讲讲如何做研究,搞了一辈子,我觉得搞研究,要想出成果,要想吃这碗饭,不是白吃啊,第一要问题导向,首先要分析分析国民经济运行当中有那些问题,金融体制有哪些问题,然后针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不要泛泛研究。

第二是要定量分析和定性分析相结合。而且遇到经济问题以后,我们通过调查研究,然后统一认识,采取强有力的措施,非常困难的部分都过来了,亚洲危机的时候都过来了,后来我们采取正确的措施过来了。90年代通货膨胀那么严重,我们采取了很好的措施也都应对过来了,当前的主要问题是什么?我觉得要弄清楚。

第三个搞好研究还是要有开放意识,今天我看到发言的好多是国际性研究机构的同志,有的是从国外长期从事研究回到国内过来的,他们本身都有非常好的国际的视野,国际金融的知识,特别是中国,现在开放程度越来越高,开放的经济体系已经形成。国外的形势对中国有影响,中国的形势对国外也有影响,所以在研究所有问题的时候,一定要有开放的眼光。

我相信在座的人,比我们这一代人要聪明,比我们这代人知识面要广,相信你们会做得比我们做得更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