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发言

洪银兴:先发地区可以率先开启实现现代化进程

作者:洪银兴 时间:2017-2-26

【编者按】2017年2月26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联合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和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共同发起举办的“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成立大会暨第一次研讨会在北京召开。论坛正式成员、南京大学原党委书记洪银兴教授作主题发言。本文根据会议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各位专家、各位领导,我是来自地方的,所以想从地方的角度来谈谈区域问题。大家都在谈区域协调问题,尤其是针对一些落后地区的发展不平衡问题要进行扶持要协调,这个我都赞成,但是我今天想要讨论的,是就先发地区能不能率先开启实现现代化进程这个问题,谈一下我的看法。

讲几个观点。第一个观点就是先发地区可以率先开启基本实现现代化的进程。我认为在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大国,小康社会的建设存在着有前有后的过程,在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全面小康社会还没有达标,而在先发地区,全面小康的基本目标已经达到。面对全面小康进程的差距,对新兴发展地区来说就有两个选择,或者是适当地放慢脚步,等后发地区全面进入小康之后再同步开启基本实现现代化的进程,或者是不等待,率先开启基本实现现代化进程。

我们观察各个地方小康社会建设的进程可以发现,小康社会各个目标的实现程度有着较大的差距,这是由经济社会发展不同方面实现的难易程度所决定的。小康社会的指标,有的是快变量的,有的是慢变量的。在新兴发展地区,像人均GDP指标、工业化指标、产能结构指标、居民人均收入指标、健康指标、预期寿命指标、受教育程度指标等,可以说基本上都已经达到了。但是像环境和生态指标、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指标、教育基本现代化的指标等等,这些不可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阶段都能够完成,因为这些指标是属于慢变量的。所以我认为,即使新兴发展地区有个别的部分的指标达不到要求,也不能因此而延缓它开启现代化进程这样一个过程,而且我认为这些新兴地区率先开启现代化进程,也不一定就是在进一步拉大地区差距,因为在此过程中它们同时承担着一些扶持贫困地区的任务,并且也能够为我们国家以后现代化的发展创造一些经验。

第二个观点就是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区域的协调问题,因为各个地区的资源禀赋、文化传统、产业结构都有很大差异,各个地区所能够达到的现代化状态也不可能千篇一律,有些地区农业比重大,有些地区工业比重大,但是不影响农业比重大的地区和工业比重大的地区率先实现基本现代化,就像现在发达国家中间,有的是工业比重大的国家,有的是农牧业比重大的国家,有的是别的比重大的国家,但是不影响他们现代化国家的地位。所以我认为我们讨论每个地区现代化指标的时候,就不能简单用哪一个指标来判断是否实现了现代化,应该允许各个地区用不同的指标来判断,关键是一些基本指标要达到一致。

第三个观点是基本实现现代化的空间尺度问题。现在搞现代化和全面小康,我觉得考虑区域的空间尺度很重要。前一段时间有不少地区在进行本地区的现代化规划的时候有一个误区,就是不考虑它的空间范围,甚至是在县的范围、在乡镇的范围都要制定自己的协调化规划,甚至把协调化规划分解到各个市、各个县、各个乡镇。另外还有种情况,就是几个特大城市,就孤立的指标来讲都可以说是一个现代化城市,但是不能够说它们就是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地区,因为要率先实现现代化有一个空间尺度的问题,不可能是一市一县的范围。比如上海现在是一个现代化城市,但是不能说它是一个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地区,因为上海实现了中心的现代化,但是还没有实现外围的现代化,而没有外围的现代化,中心的现代化是不可能长久的。区域环境生态也有一个存在范围的问题,就像我们现在谈大气环境,讲北京,北京是个现代化城市,但是它的雾霾等问题就不能在本市范围内解决。所以我认为一个现代化区域必须要有生态区和工业区方面的功能区安排,两者协同才能够保证区域现代化不逾越环境和生态承载力的限制。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谈区域现代化,就不是讲北京现代化或者上海现代化,而应该讲京津冀现代化或者长三角现代化,这样一个比较大的范围内有中心有外围,就可以使一个现代化的区域呈现出来,中心的现代化离不开外围。最近有人告诉我,可能过段时间这个城市的保姆都找不到了,因为这个城市大家都富裕了谁还愿意当保姆去,但是这个现代化必须要有外围,才能够降低现代化成本。

最后一个观点就是我们在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中来基本实现现代化,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谈区域现代化,已经不能谈一市一县,而是应该谈一个区域,但这个区域又是跨行政区的,是比邻的,因此我们谈区域的现代化首先要推进区域经济的一体化,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过程中打破各种行政分割和地方保护,才能够在真正形成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一些地区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

国际合作中心 黄红宇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