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发言

徐宪平:推进中西部地区的创新发展

作者:徐宪平 时间:2017-2-26

【编者按】2017年2月26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联合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和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共同发起举办的“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成立大会暨第一次研讨会在北京召开。论坛正式成员、国务院参事、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徐宪平作主题发言。本文根据会议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我就区域创新问题谈点看法。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中心的党中央,把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理念第一动力,把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作为推动国家经济转型升级的重大战略。如何推动区域创新的发展显然成为了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我就此谈五点看法,向大家请教。

第一、区域创新发展的态势不平衡,高地在东部,已经开始步入快车道,洼地在中西部,有的开始在奋起直追。我用2015年的三组数据作说明。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全国平均水平是2.07,东部地区是2.58,中部地区只有1.46,西部地区只有1.19,差距很大,只有陕西达到了2.18,是唯一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西部省份。人均专利授权量,全国平均水平是12.5件,东部是21.4件,中部只有5.86件,西部只有5.41件,差距更大,只有西部的重庆是12.9件,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高新技术产业主营收入占GDP的比重,全国平均水平是20.31,东部是26.79,中部是14.18,西部是10.29,东部远远地超过中西部的占比,也只有重庆达到了25.6,是唯一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西部省市,从上面三组数据可以看到,中西部地区无论是投入还是产出,在创新发展方面是严重滞后的。

第二、推进中西部地区的创新发展,当务之急是理念创新先行。这是首要前提。去年下半年我承担了国务院参事室的一个课题,围绕实施创新驱动培育发展新动能进行调研,在调研中我形成了一个基本看法,要培育壮大经济发展新动能,必须全面推进理念的创新、技术的创新、模式的创新和制度的创新,最重要的是理念创新先行,最核心的是技术创新突破,最活跃的是模式创新推广,最紧迫的是制度创新引领。那么对中西部地区而言,当务之急是理念创新先行,相对于东部地区而言,中西部地区一些地方仍然习惯用传统思维和旧办法老模式来推动创新发展,比如喜欢“抓大放小”,眼睛老盯着大企业大项目,对中小型创新型的企业重视扶持不够;喜欢用选拔式的方式来圈定扶持的企业和产业对象;喜欢依靠建园区、上项目和投资的手法来推动创新,对于技术开发和人才开发的投入不够,对人才的激励和包容度不够。我们在调研中到处看到,大多数中小型创新型企业都是小企业轻资产高科技年轻人,许许多多双创时代的有梦青年是“三有”——心中有火充满激情,眼睛有光充满智慧,手中有料充满技艺,这些才是新动能的生力军,是需要我们政府关心和扶植的重点对象。

第三、推动中西部地区的创新发展,要善于运用好互联网这一创新平台、创新工具。互联网作为一种要素创新的工具,它的开放性、共享性、互动性使它具有巨大的创造能量、巨大的创造空间、巨大的市场容量和低成本、便利化的服务优势,成为改造传统产业、催生新型产业的基础平台。它打破了我们创新过去受到的时空、地域甚至是国界的限制,未来世界是无数的智能机器和无数的智慧大脑在同一个网络平台上进行互动,要彻底地改变经济与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我们说现在低头看微信抬头看世界,不管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都可以把它看成是工具,既可以为产业、制造业服务,也同样可以为服务业服务。过去中西部地区因为交通资源等区域条件的制约,创新发展受到了限制,现在通过互联网平台连接在一起,聚集分散的海量资源,推动开放共享,实现供需精准的匹配来提高资源使用的效率。比如重庆的猪八戒网,一个众包型的服务交易平台,提供了品牌创意、软件开发、产品制造、企业管理、企业营销等多种服务,积累了1700多万的用户,其中有1100万的各类服务商,有600多万中小微的布局,现在这个平台的交易额已经超过了100亿。

第四、推动中西部地区的创新发展,要充分发挥中心城市的载体作用。中西部地区的中心城市,特别是省会城市,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创新平台,其中有完善的基础设施、发达的教育体系、高端的人才资源、现代的企业集成,同时城市里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人群、不同的思想产生摩擦,催生很多的新概念,所以要用好。我这次看了合肥,看了武汉,看了西安,还看了成都,特别是在合肥的高新技术开发区,看到了哈佛的五个博士后在研究攻克治疗癌症的难关。

第五、推动中西部地区的创新发展,要在体制机制上多给一些自主权。根据国务院不久前印发的《全国国土规划纲要(2016-2030年)》,到2020年,我国应基本形成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为尽快实现这一目标,中西部地区的发展不仅要加大研发、技改和人力资本开发的投入力度,更重要的是要加大改革的力度。所以建议中央各部门多给中西部地区的创新发展一些自主权,多把一些先行先试的政策放在中西部,允许这些先行先试的政策可以覆盖所在地的中央企业和高等院校。中西部要成为创新高地,首先要成为改革高地。

国际合作中心 黄红宇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