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发言

仇保兴:区域规划的杭州经验

作者:仇保兴 时间:2017-2-26

【编者按】2017年2月26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联合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和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共同发起举办的“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成立大会暨第一次研讨会在北京召开。论坛正式成员、国务院参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围绕“区域发展:新形势·新思路·新举措”研讨主题发言。本文根据会议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我讲两个故事,这两个故事也是受到了刚才金碚教授和范恒山秘书长很大的启示。

第一个故事就讲1999年我在杭州当市长,与上海以及周边城市的竞争。当时上海市长是徐匡迪,他告诉我说,保兴我是杭州人,所以我要提醒你,我们上海建立三个中心,以后到杭州半个小时就到了,到时候杭州的企业家跑到上海,杭州的技术跑到上海,杭州就会变成空城鬼城。我就跟他说了,我们有所准备,我们不跟上海全面PK,也没有这个本领,但是我四个方面跟你上海有PK能力。第一是旅游比你上海厉害。第二是住在杭州。你看我们杭州当时每年评比最好的小区和最差的小区,最差的小区评比出来以后到最好的小区去学习,大街小巷都整治,住在杭州成了品牌,只有上海人到杭州来住。第三是学在杭州。当时杭州30万名大学生,后来我们几乎是白送给史晋川的浙江大学5千亩土地,把浙大搞上去,然后又搞了三个大学城,当时我们的目标是一百万大学生,而且一个航空母舰带领很多舢板,现在杭州市已经超过一百万大学生,学在杭州比上海做得好。最后一个是创业在杭州。我跟你上海比创业环境,当时提出来15个孵化器,首先马云就来了。马云当时创业失败,到上海也没人理,到杭州就在居民楼湖畔区里创业。当时工商局局长跟我说,市长,来了一帮年轻人在居民楼里创业,我说这个创业无定所,什么地方创业都行,硅谷就在车库里面创业。后来马云成功以后,就办了一个大学叫湖畔大学,纪念当年无拘无束在居民楼里创业的经历,这是一个故事吧。这个故事我们反射到京津冀发展建设,那么长三角就一个组成,下面十几个二线城市,这十几个二线城市相互间竞争,跟主城之间生产要素你来我往,也有去的也有来的,所以说大中小城市均衡发展,最后的结果杭州比上海发展得更快,也没有造成空城鬼城。京津冀就不对了,京津冀没有二级城市,所以说保定市长等都给我讲,我们不是不想发展京津冀绿色经济,但是一发展就被北京吸收走了,所以我们想通了,我们早就做好准备,只发展北京吸收不了的产业,那就是钢铁焦炭水泥。两个路线下来,这个经济格局就发生变化。

第二个故事也很生动,是我们杭州的两个区,一个是萧山区,一个是余杭区,两个区都是大区,而且起点是一样的,但是走了两条路。萧山区是把当年的乡镇企业改成股份制就是民营企业;余杭区当时的省委开了一个现场会说要搞大集体,把乡镇企业办成类似于国有的企业,结果他们都变成大集体了,吃大锅饭了。结果五年下来以后,萧山的产值技术创新蓬勃而上,包括你看我们现在钢结构,都是浙大的教授过去搞的,就把强大的技术力量吸附过去,余杭原有的十大品牌全部都消灭了。更重要的是,萧山有了第一代企业家,第二代企业家,第三代企业家,一代比一代强,所以萧山的经验证明了产权独立与企业家之间的关系。所以说讲到区域经济学,有两个在区域里边最具能动性的主体,一个是地方政府,所以中国的地方政府跟国外西方的完全不一样,它具有高度的能动性、高度的投资能力。第二个是企业家,企业家的数量和质量以及积极能动性,决定了一个地区的繁荣与发展。就这两个要素,离开了这两个要素,我们很多规划我说基本上是对牛弹琴。

所以说规划其实只有两个东西,第一个是地理空间,地理空间上你只有城、镇、村这个人居点是几百年几千年可以规划的,然后还有生态保护区敏感区是可以规划的,中间的灰色地带对不起,你规划了也是白规划,因为很多力量在博弈的过程中。第二个是产业空间,在产业空间上,我刚才讲了两个要素。我们的规划要有正确的理论指导,然后是有针对性地规划,然后才能对区域的不平衡进行总结。我们的理论错了,我们的规划就跟着错了。

国际合作中心 黄红宇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