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发言

金碚:有效竞争有效协调的区域,发展态势更好

作者:金碚 时间:2017-2-26

【编者按】2017年2月26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联合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和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共同发起举办的“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成立大会暨第一次研讨会在北京召开。论坛正式成员兼论坛工作执行小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会长金碚作主题发言。本文根据会议速记稿整理,标题为编者所加,未经本人审阅。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好!很高兴有机会在这里就区域经济发展的问题和大家进行交流。我今天要讲的一个主题,是区域竞争和协调的格局深刻影响着区域经济发展的态势。

现在,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经验成为全世界很多经济学家都关注的一个研究的对象,到底中国经济为什么会发展得这么快,三十多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然同时也出现了很多问题。除了一般经济学理论所刻画的市场经济这样的描述以外,中国经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存在着地区之间的竞争。中国这个经济体非常特殊,中国是一个巨大型的国家,13亿人口。我们以省行政区来划分,一个地区几乎就相当于世界上一个比较大的国家——几千万人口的国家就是大国,有的能接近1个亿。所以中国的经济,无论你怎么来描述它刻画它,除了有一般的市场竞争之外,客观上一定存在着地区之间的竞争。这个地区竞争的态势深刻地影响着一个区域的整体格局,也影响着区域竞争的方式。这个区域竞争的格局其实也影响着企业的竞争。

我们可以来观察一下中国的一些经济区域的发展态势。通常来讲,如果一个地区内部存在比较有效的竞争,而且能够实现比较有效的协调的话,这个地区的发展态势是比较好的,比如说长三角、珠三角、西部的成渝经济区。它的一个特点是,在这个经济区里面有多个经济增长级,这些经济增长级之间互相是竞争的。从历史上看,竞争过程也发生过一些问题,比如长三角,从80年代以来一直存在上海、江苏、浙江怎样协调的问题,当时还成立了上海经济区等等,的确那时候很难协调。但是三十年过后看,毕竟还是在这个区域里形成了多个增长级,互相之间逐渐形成比较有效的竞争。地区之间如果能够有效竞争,企业在这个地区发展就有更大的选择空间,上海不行我可以到江苏,江苏不行又可以到浙江。我们看有些经济发展比较好的省,像广东、江苏、浙江,就有这个特点,在这个省区里面有多个经济增长级,最大的城市和第二梯队的城市差别不是太大。如果最大的城市是八九百万人口的话,第二级的城市也能够有五六百万的人口,这个地区通常就比较富有经济活力。有的地区,比如说河南省、湖南省,尽管经济发展水平相对来讲不是很高,但是省区内都有多个增长级有可能发展。

但是也有一些相反的情况,一个经济区本来条件不错,但是内部没有形成良性的区域之间的竞争,京津冀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尽管有很好的条件,但是这三个区域之间的竞争的有效性是很差的。河北省是没有办法跟北京市竞争的,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竞争主体。所以它主要靠规划、靠战略、靠协调来解决这个区域里面的发展问题,发展变得很困难。中国还有很多省区内部也是这样的。我把它叫作一级独大,一个城市独大,其他的二级三级跟它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这个地区的协调性就比较低。所以说,一个地区的发展需要两个东西,两个东西都要起作用,一头是战略规划,另外一头就是机制,如果一个地区之间没有有效竞争和沟通的机制,完全靠规划、靠战略,发展的难度是很大的。东北就是比较典型的例子,它尽管发展都不错,应该说资源条件都很好,但是有效的竞争性比较差。

所以我们的结论就是,中国经济发展到这一步,在更大范围内来构建区域一体化市场,是区域发展一个很重要的指向。但在区域规划的时候,同时要考虑到在一定区域内要形成区域竞争的均势格局。你要竞争,竞争双方大体上势均力敌,那最后的竞争结果大体上会是良性的。中国的特点就是竞争格局的形成和国家的行政体制有很大的关系,中国是一个强行政系统的国家,国家控制了大量的资源,有很大的资源调控权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政府规划在中国区域发展的过程中会起到比较重要积极的作用。但是这个过程中,也要注意克服这种行政等级制主导区域经济竞争的格局所带来的一些不利影响,就是把一些资源用行政的办法集聚到了行政级别比较高的一些经济增长级的区域,这个经济增长级可能很强,在一定范围内几乎没有竞争对手,就把周边的资源都吸纳在里面了,像京津冀是比较典型的。

我的结论就是,在中国区域发展的过程中间,企业的发展对中国经济的推动还是很强劲的,下一步我认为还会是这样。我一开始就讲了,中国是一个超级大的经济体,内部一定会存在着各个层面上的竞争,那么我们的规划也好,战略也好,体制改革也好,除了要考虑到这种战略规划的导向,也要考虑归根到底是要依靠地区之间的有效竞争来推动这个发展,而且地域之间的有效竞争也为企业之间的有效竞争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条件。

国际合作中心 黄红宇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