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化+”提升城市治理现代化水平,推动城市高质量发展——新书推荐:《文化导向型旧城再生的理论、模式与实践》

2020/01/07    

编者按

为深入学习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围绕城市工作和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发表的一系列重要论述,牢牢把握“文化是城市的灵魂”,提高城市内涵和品位特色,提升存量地区治理水平,进一步推动城市高质量发展,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咨询研究员郑憩同志倾心撰写的《文化导向型旧城再生的理论、模式与实践》一书,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于2019年12月正式出版发行。


内容简介

该书基于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我国城镇化由增量扩张转向存量提升的时代背景,围绕旧城再生这一存量发展阶段的重要议题,从文化资源动态保护与合理利用的角度,全面梳理了中西方旧城再生的思潮理念、基本历程、主要经验和发展趋势,系统总结了国内外旧城再生成功实践的策略、模式及其影响因素、适用条件,深入剖析了文化导向型旧城再生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要素,并探索建立一套在新时代兼顾城市转型、文化传承和文化生产力发展的旧城再生方法体系,以期为城市存量规划、区域经济振兴、文化资源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等相关研究和实践提供参考借鉴。
 

精彩试读

全球化背景下文化、经济、城市三者交互的新动态

城市作为一个特定地点,是特定人际关系的聚集地,由此生发出特定的地域文化。城市与其文化息息相关,紧密融合。近30年以来,全球化力量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层面逐渐扩张,从政治、经济继而渗透到文化领域,与城市地域性和文化多样性之间产生了越来越密切的联系。与特定地点相联系的文化同非地点性的全球化之间产生了日益严重的紧张关系。

与此同时,经济领域与文化领域之间出现了一种强有力的融合,这也成为整个城市化进程的显著特征之一。经济与文化互相渗透,在本土和全球层面展现出生动的历史和地理外貌。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全球化进程中西方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在全球范围内转移,这一时期随着人们休闲时间的增加,文化消费持续增长,发达国家进入到“情感、体验及美学驱动消费”的后工业时代(Nivin,2009),文化领域开始显现出巨大的经济潜力。“经济根植于文化之中”的概念已日益普及,与之形成互补的另一种观点是,文化也根植于经济之中。文化已日益服从于商品化,各种文化产品构成了现代资本主义产品中持续增长的一部分,大量的文化正逐渐被资本主义的供求关系所控制。文化生产往往越来越多地集中到一些有特权的企业或集群,而最终产品则通过全球化被运输到更为广阔的消费网络之中,对其他地方的文化产生了极具侵蚀性的影响(Scott,2010)。

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城市间对资金、人才和其他资源的竞争日益激烈,城市管理主义的治理模式已逐渐被城市企业主义取代。城市政府从过去提供交通和住宅转向积极地推行有风险的战略,城市可以使用任何机会推销自己,形成创业环境,以便在日益加剧的世界竞争中促进经济增长(沈建法,2001)。各地域形成的这种新型竞争机制,要求各城市必须以独特的“地方特质”吸引全球有限的流动资金。而文化往往是地方特质的重要组成,是一个城市区别于其他城市的鲜明的个性特征。一个城市特有的文化属性和经济秩序越浓缩于地理环境之中,就越享有地点垄断力量,这种垄断力量提升了城市的竞争优势,并使其文化产业能够跻身更广阔的国内国际市场。

由此日益激烈的城市竞争的主体已由物质空间转向城市文化与地域特色;文化与城市、经济三者之间的关系被重新定位:并非是城市塑造文化,而是文化使城市运转。文化的投入可以转化为经济及社会的产出(Miles and Paddinson,2005)。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