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务实合作 促进共同繁荣——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主任黄勇谈持续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走深走实的几个问题

2018/10/19    

以下文章来源于人大国发院 ,作者人大国发院

人大国发院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简称“人大国发院”)是全国首批“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单位。国发院以“国家战略、全球视野、决策咨询、舆论引导”为目标,致力于服务党和政府科学决策,引领社会进步和创新。


“一带一路”建设已经开展了5年。如何再认识“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时势背景,如何进一步促进“一带一路”建设走深走实?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党总支书记、主任黄勇就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几个问题,接受了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工作人员的专访。


Q1黄勇主任您好!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是配合国家发展改革委执行“一带一路”建设、国际产能合作等一系列国际合作机制的主要机构。您作为该中心主任,对“一带一路”建设一定有更加深刻的理解。“一带一路”建设已经开展了5年,当下,如何再认识“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时势背景?

 黄勇:5年来,“一带一路”建设已经走过了在探索中前进、在发展中完善、在合作中成长的道路,从理念转化为行动,从愿景转变为现实。当前,有必要再认识“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时势背景,不断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向高质量转变。

第一个大的背景是,当今世界机遇与挑战并存。随着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加速推进,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快速崛起,国际力量对比更趋均衡。但同时,我们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依然存在,保护主义、单边主义不断抬头,战乱恐袭、饥荒疫情此伏彼现,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问题复杂交织,世界面临开放与保守、合作与封闭、变革与守旧的重要抉择。从短期看,特朗普政府掀起“逆全球化”,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挑战。从中期看,如果贸易保护主义继续发酵,将加大某些国家行业过剩,并抑制相关投资。从长期看,贸易保护主义将阻碍全球技术交流和进步,不利于国际分工和竞争,导致劳动生产率下降,削弱全球经济增长潜力。

第二个大的背景是,新科技革命下各国发展诉求强烈。当今世界,一方面,新旧动能转换成为世界经济复苏繁荣的关键,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蓄势待发;另一方面,世界经济复苏艰难曲折,发展失衡、治理困境、公平赤字等问题更加突出,广大发展中国家通过加快工业化、城镇化实现经济独立和民族振兴的愿望十分迫切,但是发达经济体进入后工业化阶段,并未为广大发展中国家开启现代化的大门。

“一带一路”建设为全球治理提供了清晰方向和可行路径,尤其是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为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的选择。

Q2众所周知,“一带一路”建设5年成果丰硕。您能介绍一下哪些方面是中国与沿线国家积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有力举措吗?

 黄勇: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一带一路”建设是中国与世界各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实践。可以说,“一带一路”建设的每一个方面,都是为了让世界人民发展更相连、命运更相通。

第一,“一带一路”建设是全球经济融合的重要载体。“一带一路”建设是分享发展机遇的平台,是中国与沿线国家促进经济融合的重要载体。5年来,在基础设施领域,聚焦“六廊六路,多国多港”主骨架形成示范效应,推动铁路、公路、水路、空路、管路、信息高速路互联互通。在经贸领域,自由化水平进一步提高,目前中国已经签订多边、双边自由贸易协定16个,中欧班列累计开行超过11000列,通达欧洲15个国家的44个城市。在金融领域,中国已与17个国家核准《“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同时,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等金融机构也不断推进海外布局,已有11家中资银行设立71家一级机构;与非洲开发银行、泛美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开展联合融资合作;亚投行、丝路基金等新型金融机构成立,进一步革新了融资模式、夯实了金融基础。基建、金融、经贸等多领域硬软兼备、多管齐下,“一带一路”建设已成为新时期全球经贸的重要保障和关键载体。

第二,国际产能合作取得重大进展。国际产能合作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途径和重大举措,也是其重要支撑、抓手和平台。截至目前,中国已与哈萨克斯坦、印度尼西亚、巴西等39个国家签署了产能合作文件,开展机制化的双边产能合作,与东盟、非盟、澜湄国家等建立了多边产能合作协议,与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发达国家签署了第三方市场合作协议,聚焦科技、环保、金融等互补性突出领域,开展具有独创性的第三方市场产能合作。

第三,境外园区合作落地结果。境外园区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是企业、政府、金融机构等多主体联动共建“一带一路”的结晶,同时也是检验“一带一路”建设成果和成色的试验田。5年来,先后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了82个经贸开发区,总投资超过280多亿美元,有近6000多个企业和项目落地、动工、投产,为东道国创造超过24.2亿美元税收和24万多个就业岗位。

第四,合作成果质量不断提高。以优质产能、新兴产业、绿色发展为代表的高质量发展成为“一带一路”建设一大亮点,助力我国建设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随着核电、数字通讯、高速铁路、特高压输电等技术密集型、资本密集型产能不断在沿线国家落地生根,与沿线国家在清洁能源、环境保护、污染防治、生态修复、循环经济等领域合作不断扩展,“一带一路”建设得到伙伴国家的接受与认可,“‘一带一路’输出过剩产能论”不攻自破。

Q3产能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方面。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个产能合作的典型案例吗?

黄勇:2016年10月,为落实好习近平主席与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关于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共识,充分发挥地方作用,根据国际产能合作委省协同机制,国家发展改革委商请江苏省与阿联酋共同开发哈利法港临港工业区中阿产能合作示范园的合作。

这个园区被国家发展改革委明确为全球首个“一带一路”产能合作园区,具有四大优势:一是低廉的生产成本。入园企业享受当地最低的土地租赁价格,约为人民币3万元/亩。水、电、人工等生产要素综合成本明显低于国内,其中电价约为人民币0.45元/度,工人工资一般在3000元以内。园区内企业和个人减免增值税、所得税、消费税和中间环节的各种税费。二是优质的管理服务。园区采用江苏开发区通行的“一站式服务中心”模式,提供厂房建设、生活配套、手续代办、金融支持、法律服务、市场咨询等全方位服务。三是全面的金融支持。阿联酋是中东金融中心,外汇储备充裕,资本自由流动。国开行、进出口银行、中国银行、中信保等机构的服务均与园区实现无缝对接。四是完善的安全防范。江苏省-阿布扎比建立了“苏阿产合会”协调推进机制,妥善处理各类问题,保障企业生产经营安全。

这个园区充分发挥和融合双方各自优势,创新金融服务实体合作方式,立足阿联酋辐射中东,对于高质量推动“一带一路”产能合作具有示范带动意义。

Q4“一带一路”建设已经从理念转化为行动,从愿景转变为现实,下一步,“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是什么呢?

黄勇:中国的发展与人类社会的发展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中国发展道路的探索创新同时也在为人类社会发展提供新智慧、新经验。“一带一路”建设夯基垒台、立柱架梁,正在向落地生根、持久发展的阶段迈进。今后要聚焦重点、精雕细琢,坚持“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推动“一带一路”建设行稳致远。

一是始终坚持互利共赢。面对全球单边主义、民粹主义频繁抬头,保护主义、贸易霸凌此伏彼起的局面,主动扩大开放,加快与各国经济社会融合发展,促进世界经济平稳复苏,促进全球共同繁荣,不仅是我国改革开放和长远发展的内在要求,也符合世界绝大部分国家的基本利益。一个个“一带一路”建设项目的落地是中国与沿线各国共同开放、积极沟通、扎实对接的具体体现。

二是始终坚持务实合作。“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阶段、资源禀赋和产业结构各不相同,各国也都有自身的经济发展思路和战略规划,因此,务必因地制宜、因国施策,在具体项目建设上下功夫,建立起周详的工作机制,完善配套支持,全力推动项目取得积极进展。

三是始终坚持共同发展。“一带一路”建设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理念,强调沿线国家共同推动、共同受益,具有非排他性、开放型、平等性的特点。中国从不唱独角戏,也不搞一言堂,既不以意识形态划界,也不会关起门来搞小圈子或者“中国俱乐部”,更不会搞政治联盟或军事同盟。中国的崛起并不意味着任何其他国家的衰退,“一带一路”建设坚持命运与共、共同发展。比如,中非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建立在互利共赢基础上的自主选择,希望看到这种伙伴关系继续发展下去。

四是始终坚持惠及民生。公元前138年,张骞“凿空西域”,开辟了一条连接欧亚的丝绸之路,我国华丽的丝绸、精美的瓷器、先进的技术沿着这条路传入西方,往来不绝的驼铃商旅沿着古丝绸之路播撒下泱泱华夏的文明之光。今天,我们循着“一带一路”,继续推动文明的交流与互鉴,促进经济的融合与发展。

五是始终坚持注重创新。习近平总书记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强调指出,要将“一带一路”建成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一带一路”建设本身就是一个创举,“一带一路”建设5年来的长足发展,也依靠各方面的创新。未来,把继续创新放在优先位置,让创新成为前进的动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走深走实、行稳致远。

Q5请问您对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团队编制的“一带一路”投资友好指数有什么建议

 黄勇:我了解到,“一带一路”投资友好指数从宏观环境、人力资源、基础设施、制度环境、金融服务、国际交往六个维度测算“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投资便利化程度与友好水平,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提供了一个事前评估的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视角和参考。在指数维度的指标设计中,最怕出现片面的、缺失的或者不准确的情况,不准确的指数带来的指向作用将是负向的。愿你们的研究团队再接再厉,进一步把“一带一路”投资友好指数做精做深,既可以对“一带一路”建设的投资、贸易、基础设施等方面起到指引作用,同时也能对有关职能部门起到资政作用。

(来源:人大国发院公众号)

相关内容